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歪歪异世录】(1.1-2.15)
【歪歪异世录】(1.1-2.15)
               歪歪异世录


字数:84651字
下载次数: 77





             第一章第一节色老头

  当早晨第一缕阳光照在她的枕头上,随着一个荡人心魄的娇呤声,金堂使劲扭动着她那令全校男生垂涎三尺的完美胴体,在绵软的被子里像蛇一样蜿转弹动着。

  直到感觉身体充满了力量,她才睁开那双拥有修长睫毛的双眸,随即映入眼中的那个猥琐而熟悉身影让她愤怒得立刻从床上弹了起来,尖叫道:「啊……你这死色老头,你给我滚出去啊……」

  她抓起枕头向那个抱头鼠窜的家伙狠狠地砸过去,那道身影无比迅疾的从窗台消失。

  邻床的袁流宴被这120分贝的恐怖声音震醒过来,看到气鼓鼓的金堂,片刻就反应过来。

  「那死老头又来过了?」从金堂的表情上得到了答案,袁流宴立即从床上弹了下来,直奔自己的衣柜,也是一声尖叫:「啊啊啊,我上周才买到的小猪兜档汗巾啊,还有我的小粉兔胸围都不见了。」与此同时,楼上楼下,隔壁左右,仿佛响应她的号召,尖叫声此起彼伏,「色老头,快还我衣服。」「色老头,我要杀了你。」

  人所共知,这个老头是岽国都城国教院中最无耻,最无良的败类武师,在女宿舍偷小姑娘的内衣,偷窥女浴室,肆无忌惮的吃女孩子豆腐这已经是家常便饭,据说他还经常利用工作之便把他的女学生叫到房间里单独授课,那些进过他房间的女孩子红着脸出来后,无论他们的朋友怎么问,都不肯说出在里面发生过什么。
  不过大家都相信,进去过的女同学肯定是被这老头祸害了。所以对于国教院里的所有女生来说,这个老头无疑是她们的最大天敌,绝对不能容忍的毒瘤,为了抵制继续被这无良老头骚扰,女生们已经组织了无数次抗议示威,告老师,告导师,告家长,告院长,无论告到哪里,到最后都不了了之了。

  于是在黎拂晓时分,老头便一如既往地频繁活动在女生宿舍里,乐此不疲。久而久之,甚至于有人传出他(她)曾亲眼看到色老头和段倩院长在学院小青山的树林里苟全的流言,虽然大多数人都不太相信这个流言,但是联想到院长的处理态度,这也算是个比较「合理」和解气的解释了。

  而对国教院里的男生们来说,这样牛X的人物无疑是他们绝对的偶像,他们想做的,不敢做的,不屑做的,不能做的,不愿做的,这老头全做的。

  于是无数个清晨,男生宿舍里一双双深含崇拜,羡慕的眼神随着隔院女生宿舍窗台上那上窜下跳的猥琐身形而移动,他们也常常在入睡前歪歪幻想着如果那个人是自己,将会是一段怎样激情,香艳而又浪漫的传说,但勇于像这个色老头一样身体力行的却一个都没能成功,要知道,甲已丙丁四个等级的女生全住在那同一个院里,甚至还有几个女武师和一个极其恐怖的看门老太婆。

  而我们今天这个小事件的女主角金堂正羞恼地坐在床上,回想到刚醒来时老头正蹲在她的床尾,从他那个角度,正在看什么呢?昨天晚上沐浴完后,自已只着了件很短的睡袍就上了床,里面未着寸缕,睡着以后随着自己翻动,那短短的睡袍下摆早已缩到了腰部以上,那滚圆的香臀,饱满润泽的修长大腿,还有那因为自己不堪的睡姿而时隐时现的羞处,可以看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想到此节,金堂连耳根子都红透了。

  羞完过后,金堂捏紧拳头,咬牙切齿地恨声道:「我一定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以前也不是没被那老头性搔扰过,但最多也就是捏捏屁股揪揪小脸什么的,所以每每看到别的女生气极败坏的样子,又是可气又是好笑,但是今天不同了,那里,可是自己最稀罕最宝贵的所在啊,那是只有自己未来的夫君才可以欣赏的珍贵之处,竟然,竟然就这样被这无耻的老色鬼用眼睛猥亵了。这是自己的耻辱,也是岽国金家的耻辱,自己身为国相的孙女,岽国金家的新一代,绝不能容忍这种狂妄之辈的挑衅,那怕他是武师也不行。

  因为前几次的经验,金堂觉得想要达到惩罚这个色老头的目地,光靠自己是不行的,学院方面也靠不住,恶人自有恶人磨,金堂决定请大哥来为自己出头。
  金堂在家排名第四,老大名叫金富,说起这个名字,可谓是恶绩斑斑,让都城里家有艳妇的男人们闻名色变,红杏们芳心荡漾,清纯少女们避之不及。人送一外号「色魔」。

  让色魔来对付色鬼,这是多么绝妙的主意啊。无论谁胜谁负,对大家都是一件好事。

  而在金堂心里,自然不会认为自己的兄长对付不了一个色老头,虽然金富恶名在外,可是自己可是清清楚楚的知道金富是多么有天赋的一个人,便是与自己一样大的时候,以14岁的弱龄跳级升入国教院,仅仅一年时间,再次跳级,在前年的殿试中,在大岽国皇帝的观赛下,大出风头,一举夺魁,成为这都城中最有望进入寒冰之川的第一人。

  前些日子听二哥金贵说,大哥已经突破了家传烈阳功的第二层,烈阳功传男不传女,金堂不知道突破了第二层是什么概念,而金家武库的秘术,金富竟然已经练成了十三个,金堂有些羞愧地想到,到目前为止,自己只学会了一个色诱术,这个术还是在大嫂清秀巧舌如簧地诱惑下才勉强学习的,据说可以可以让女人的皮肤更加光滑,更有弹性,而自己练到现在为止,并没有看出什么明显的变化。同样是金家的新一代,咋人和人的差距就那么大哩?

            第一章第二节三小无猜

  在下午放学之前,金堂已经想好了她的复仇大记,心情愉快地登上家里来接她的马车,那个镶着三色三角徽章的马车,正孤伶伶的单独霸住一角,其它马车跟随其后保持的距离,更体现着主人的尊贵和不可冒犯。

  宽敞的车厢正面对面坐着一男一女两个小孩。待金堂看到车里那个虎头虎脑的微胖小男孩时,她的心情就更好了,她高兴地坐到小男孩的身边,兜头便将小男孩的脑袋搂进怀里,「小满小满,一周都没见到你了,想死你了。」如果说金家四个孩子中,唯一还能让金堂有点自信心的,无疑是这个排行第三的哥哥,虽然叫他哥哥,但这两个孩子是双胞胎,所以更多时候,金堂把这个比她还矮的笨家伙当做弟弟看待,因为他即笨又憨而且还呆。此刻金满就在金堂的怀里拼命挣扎,金堂又故意在他头上揉了几把,把他的头发完全弄乱,这才放开手。

  接着她向坐在对面的小女孩行过礼,问道:「公主,这周周未你不回宫吗?」
  那小女孩撅起嘴巴道:「宫里有什么好玩的,闷死了,我还是喜欢跟小满一起上学。」

  金堂深有同感的抿嘴一笑,又在金满肥坨坨的胳膊上揪了一下。

  金满气呼呼道:「早知道一见你就没什么好事,不过你马上就也就欺负不了我了。」他得意的一摆大头,正等待两个小女孩的追问,不过他那点儿小心思早被人看出来了,于是他运起真气,胖嘟嘟的手指在空中画出各种图案,很明显的赤色在空中形成一个七星图,最后他大喝一声,手带着那图一下拍在桌中间那个紫金香炉上。运功完毕,看着目瞪口呆的两女得意不已。

  「哇,小满你竟然学会了增强术,我都不会呢,真是令人不敢相信啊,太厉害了吧!」金堂又揪住金满脸颊的肥肉,捏了两把,才从上到下的打量金满,仿佛才第一次看清楚这个人。

  金堂的这种态度极大的满足的金满的小小虚荣心,他又是得意又是仿佛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一般一般啦,我们班上好多人早就学会这个了,这个是必修的啦。」

  小公主听到金堂近似拍马屁的言语,一愣,金堂不会增强术?她可是比我们高一级啊,不过当她看到金堂脸上那若有若无的谑笑,恍然大悟,配合道:「我也没学会这个术哦,小满肯定是作弊了,莫非你使用了什么符?」这两个女孩在眼色的交流下开始了作弄金满的无声配合。

  看着两个女孩惊骇的表情,金满高兴极了,他反驳道:「没有啊,我怎么会作弊呢。」疑惑的看着金满,两个女孩仍然不肯相信,一口咬定,金满一定是凭借符作弊。在两个女孩的逼迫下,金满只好一脸委屈的脱光了衣服,摇晃着小鸡鸡,一丝不挂的开始施展术,连接两次成功证明的金满的的清白。

  两个女孩瞠目结舌,金满微笑道:「实话告诉你们吧,我之所以能够这么快的学会这个术,是因为我想出了一个自己的方法,只要掌握了方法,你们也可以使出增强术哦!」听到金满的话,两个女孩立刻一人一只胳膊,把金满给挟持了起来,逼迫着他将办法传授给她们,面对着两个女孩的要挟,金满直摆头,虽然心里早已愿意说出来,但是金满喜欢她们求自己时的样子,不好好享受一会怎么行。

  正在金满得意的时候,金堂说了一句话让他打了一个哆嗦,金堂故做生气道:「如果你再不告诉我们,我就弹你的小鸡鸡哦。」这句话是从爷爷的嘴里学来的,却让金满从小就有了心理阴影。

  「小鸡鸡?」听到金堂的话,小公主皱起了眉头,找了好一会,小公主不解的伸出手,拽着金满的那根肥肉肉的东西,转头对金堂道:「是这个东西吗?」「呃!」看着小公主揉捏着的小东西,金堂那个汗啊,确实是那个东西不错,可是自己也只是在开玩笑呢,那么羞人的东西,你也不能这么搞啊。

  金满却傻眼了,小公主光是抓住还不算完,竟然还揉捏了起来,随着她的动作,一阵阵刺激的电流,闪电般的从那个小东西上蹿出,直冲金满的大脑,一时间,索加竟然有点眩晕的感觉。

  以前,虽然也曾和金堂经常一起洗澡,赤身相对,可是小孩子嘛,看看也就看看,不会有任何想法的。

  可是尽管如此,但是还不曾有人玩过金满的小鸡鸡,就连与金满最亲密的金堂,也因为隐约的羞耻感,而不敢下手。不过这次逮着了机会,那还不好好研究一下?金堂终于忍不住内心的好奇,咕哝:「我也摸摸看……」说话间,白嫩的小手伸处,金满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

  虽然才十四岁,还没有发育成熟,可是……男人该有的东西,金满都有了。
  「啪!啪!」终于,忍受不住两个女孩的蹂躏和摧残,金满肥手挥处,将两个女孩的小手拍了开来,怒声道:「你们做什么?揉的我好难过,小心我锤你们!」完全无视金满的爆怒,小公主赞叹的道:「真好玩,那两个小球肉滚滚的,好柔软啊。」点了点头,金堂点头道:「很软……」

  回味着刚才的感觉,金满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似乎很舒服,但是又似乎很难受,不过不可否认,那种电流般,让大脑都为之眩晕的感觉,还是非常让人着迷的,很想再尝试一下那种感觉。

  金满对着两个小女孩道:「好吧,我可以把我的方法教给你们,不过你们必须答应我,要是以后你们先学会了什么术也要教给我哦」

  听到金满的话,两个女孩当场便答应了下来,随后金满开始详细的解释了起来。

  「咝!」刚解释了没一会,金满只感觉一双冰凉的小手,从下面伸了过来,一把握住了自己柔软的小东西,轻轻的揉捏了起来,一波波的电流,闪电般的冲击着他的大脑。

  金满抽搐了一下,转头看去,原来是金堂这个顽皮的丫头,此刻她正一边看着金满嘴角带着一丝微笑,一边下意识的把握着金满的小东西。这次金满没有制止她,而是闭上了眼睛,全身心的感受着这种无可形容的刺激,不一会,一道银铃般的声音响了起:「轮到我玩了。」伴随着这道声音,金堂的小手被拉了开来,随后……一双更加柔软的小手,瞬间取代了金堂的位置。

            第一章第三节男人的最痛

  在那个水晶石所筑的丈余长的大浴池里,金富闭上双眼,将整个人深深地沉入池底。

  内心深处那股燥动,就如同三伏天赤裸裸地被烈日焚烧炙烤一般难以忍耐,几欲发狂。自从进入第三阶段,金富就感觉到自己的状态极不稳定,一股内火在心底燃烧着,从未停息过,无数次感觉到自己仿佛已经到了零界点,就快要崩溃的时候,一次又一次咬紧牙关挺了过去。

  随着他真气的放出,池下涌出一股寒流,清澈的水便随着白茫茫的冰流瞬时间被结成冰块将他冻在其中。可是他仍然一动不动,更歇斯底里地放出更加凛冽的真气,这股真气不断地从身体中涌出,穿过池中的整块大冰探到池上的空气中,犹如一只只白色的纤手,在空中轻拂着,扭动着,舞出漂亮的姿势。

  「男儿只流血,不流泪,你是金家新一代的保护神,你要挑起你父亲留下的责任。」这句话连同奶奶的那个响亮的耳光无时无刻不在脑中反复地闪现着,每当他遇到因难时,它就给他带来最大的勇气和动力。

  可是这一次,这一次,他真的感觉到太累了,更让他受到致命一击的是,他在突破的惊喜之后发现了一个让所有男人都会崩溃的事实,他忽然不能雄起了,即便是在血气最旺的晓晨时分,下半身仍然死气沉沉。

  他昏沉沉的大脑中响起一个声音:「让我……就这样……死去吧。」这个声音便如同昙花一现,随即便被自己身体里磅礴的真气给否决了。

  他这几天就常常在想,若是自己不练这烈阳功,自己依然雄风依旧,那该有多好。

  最可恨的是清秀那个贱女人,自从告诉她自己进入第三层必须禁欲后,才二个月不到,就跟金贵那个混帐玩意儿勾搭上了,女人就是靠不住啊。

  老二,他也应该进入第二层了吧,想必要不了多久,自己这个色魔的外号就要移交到他的头上了。清秀被自己养成的大胃口,只希望老二能喂得饱她,否则自己头上的绿帽子只怕将来数都要数不过来了。

  虽然已经默认了金贵和清秀的做法,但是心里还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别扭。毕竟无论哪个男人想到自己的老婆和另一个男人发生那种事情都会产生这种情绪,哪怕那个男人是自己的亲弟弟。

  甚至有几次自己曾想过散去这一身烈阳真气,但是武库里的那些术全是以烈阳功以基础,没了烈阳功,只怕一个极度寒霜自己的内腑就会被冻伤。

  更何况明年七月就是寒冰之川开放之期,自己的时间不会太多了。去年三弟金满的血脉印记已经开始苏醒了,父亲明年就不得不回寒冰之川了,如果明年的四国会试自己能进入前十,就能进入寒冰之川了,说不定,能与五岁时就离开自己的母亲见面了,柔软的心只在一瞬间又变得刚硬起来,我一定,一定,一定要见到母亲。这是一定会达成的愿望,这是一个绝对会达成的信念。想到这里,这个昂昂七尺男儿的眼泪有些湿润了。

  算了,不要想这个了,金富抛开这个念头,这两年,金家可是要发生大变化了,身为金家的后人,便从一出生开始,就注定了不会是凡人。

  父亲,以十七岁的弱龄便成为了四国公认的强者进入寒冰之川,为了金家的传承,他又回到大陆,为大岽国长年驻守在边疆,以绝对强者的实力,震慑着部落的野心。

  而今年自己都快十九岁了,烈阳功才刚刚突破第二层进入第三阶段,虽然国教院的高级班武师都告诉他他的实力已经超越了他们,可是按当今的实力等级而言,自己最多也不过初级武尊的水平。

  根据父亲所描述,寒冰之川最起码需要初级武圣的实力,而从武尊到武圣,虽然仅仅只是一个等级的变化,但这个变化需要多少汗水,多少努力,多少心血和多少机缘,绝不是那么简单的事。而自己实在没有信心在这不到一年的时间里突破到武圣,虽然近一段时间自己进展神速,但是仿佛已经到了目前瓶颈,短时间想要再做突破只怕反而有碍修为。

  金富又想到跟在父亲身边的那个小姑娘—那个兵部尚书的宝贝女儿。这个小姑娘跟在父亲身边,在沙场上生活已有六年之久,得父亲的悉心调教,想必实力甚至有可能还在自己之上。

  许多年以前大家都曾认为这个小姑娘将会是金家大少爷的妻子,不料造化弄人,拥有血脉印记的是三弟金满,想想金满也快有十五,估计他们俩差不多也应该要成婚了,如果今年年底父亲会回来,多半会把他们的婚事办了,是不是应该留点心准备件像样的礼物了?

  金富的脑海中浮现出金满那张傻乎乎的胖脸,这个小子,现在是武士还是武者了?奶奶真的太过于宠他了,这小子一点都不用心学习,父亲应该会对他很失望吧,毕竟他将会是金家未来的家主。祈祷那个小姑娘嫁过来后,这个未来的家主能震得住他接近武圣水平的妻子吧,不然夫妻内扛时,不堪设想,金富嘴角微挑,露出一丝谑笑,仿佛已经看到小胖子被打成猪头的模样。

  转念间,又想到晚餐后小妹拉着自已连哀求带撒娇要自己办的事情。

  一个色鬼老头?有多色?能比我色魔还色吗?真有意思,去教训教训他吧,既帮小妹出口气,又顺便放松一下自己,一念间,金富已经做出了决定了。
  气息一凝,池面那几股飘动的如翼如带的白色寒气诡异地停止在空中,变成一只只冰的触手,又随着池中那块整冰地绽裂开来而掉落下来。金富双拳一紧,全身肌肉发力,一阵噼里啪啦乱响,震得一块块的碎冰四溅飞射,一个雄壮俊伟的男性躯体就这样从池中赤条条地站了起来,从双肩到腰是一个完美的倒三角,粗壮的双臂,厚厚的胸肌和那一块块方方正正的腹肌都呈现着男人无与伦比的曲线美和阳刚美。

  「进来吧。」

  守在门外的两个丫鬟这才推开门,给她们的少爷拭擦身体,穿戴衣物。她们用痴迷的目光扫过男人的雄躯,小手轻轻的拂过充满力量的肌肉,又在少爷目光扫过来时,红着小脸收回目光,若无其事的继续穿着衣服。

  那娇羞的小模样看得金富一阵心动,若是往年,金富多半就即兴在这浴室中宠幸了这两个丫头,可是现在,金富心中一阵黯然。

            第一章第四节神秘的丫鬟

  一阵轻巧的脚步声正接近浴室,丫鬟小嵩清脆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少爷,少奶奶请您快去翠枫阁,说是太奶奶召唤。」

  金富一阵苦笑,这个太奶奶虽然常年隐居在后山的翠枫阁里,便却是个闲不得的主儿,虽然家里大小事都有清秀操持着,可是她也什么大小事都喜欢插一腿,有什么急事?八成就是为三弟金满的事吧。

  前些日,清秀入睡前就总跟自己咬耳朵,说是太奶奶交了一桩极其为难的差事给她。老太太说金满到今年十月就算是满十五的人了,当年老爷这个年纪的时候烈阳功已经到了第三阶段了,便是金富这个年纪,也是京都里响当当的风流名仕了,怎的金满这孩子愣是不开窍呢。

  便是上个月太奶奶去金满的小院里逛了一趟,发现金满身边那个五岁就买来做随床丫鬟的红豆竟然还是个未开苞的雏儿。出来后便将这几个哥哥嫂子们骂了个狗血淋头。当下就把为傻小子开窍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交给了大管家清秀。这下把清秀可愁死了。

  金富还未进入大厅,便老远听到太奶奶那洪亮的嗓门:「这件事儿,再不能拖了。」

  看到金富进了门,太奶奶顿了顿,等看金富在清秀身边坐了下来才道:「要知道事儿有个轻重缓急,满儿什么时候能懂事,谁心里有数?这个丫鬟我看不错,很中我意,屁股大好生养,就是要这样的。」

  只见厅中间站着一个高挑的女孩,衣服也褪下了大半,只余几件小衣遮着羞处,这女孩长手长腿,身高便是在男人中也算是中等偏上了,而且蜂腰肥臀,曲线玲珑,火辣之极。

  金富心中暗赞:「好一个尤物。」在清秀耳边低声问道:「你找来的?」
  清秀听出了金富话里的醋意,送了他一记白眼,低声回道:「这可是你二弟妹馨儿带来的人呢,要想让金满开窍还真得找这样的女子才行,不过……我总觉得她有一点不大像丫鬟。」

  金富从一进门就看出来了,这女孩眼神清澈,即使在众人的围观之下也没有半点拘束或慌乱之感,说明这个女孩很大胆,准确一点说应该是很勇敢,而且从她的气息中金富感觉到—这女孩是练过的。

  馨儿从哪里找的这么一个女孩,这个女孩绝不简单,而且以二弟的脾气,竟舍得放过这样一个妙人儿,肯将她送人,当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便在这个时候,金满和金堂两个的声音从外面响起,两人拉拉扯扯,打打闹闹的进了门,太奶奶瞪了金堂一眼,道:「这么大丫头了,还一天到晚没点正形。」
  金堂讪讪坐到一旁,咕哝道:「我就在家里才这样,在院里我可规矩了。」
  金满乖乖叫道:「奶奶。」老太太微笑着唤道:「好孩子,到奶奶身边来坐。」手一环将胖小男孩抱到怀里,一顿狠亲,让旁边的人看了好生一顿感慨。

  这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也只是在金满面前,才会让人觉得这才是那个最慈祥最令人尊敬的太奶奶。而在其它时候,多半都是严厉多于宽容。

  而金满的眼睛也随着大家的目光落到了面前站着的半裸女孩身上。

  「这个小姐姐以后就是你的丫鬟了,你可以随便使唤她,无论你叫她做什么,她都要依着你的话,如果她要是不听话,你就告诉奶奶,奶奶替你教训她。」
  首先映入金满眼帘的,是一对高挺的双乳,然后是那火辣惹人的胴体。
  金满好奇的问道:「姐姐你叫什么名字啊?」

  面对着金满的询问,女孩用妖娆而又妩媚的大眼睛看了看金满,声音是一种特别的娇嗲:「我叫单丹,今年16岁了!」

  换了一般的男人,在如此的注视下,恐怕早就呼吸急促,满面通红了,可是金满没什么特别的感觉,纯净无邪的目光反倒让单丹不敢直视了。

  「哦?」赞叹的看着面前的女孩,金满喃喃的道:「你的胸部这么大啊,真是了不起啊!我班上的女同学没一个能与你比的。」

  听到金满的话,女孩不由羞的满脸通红。这个胖男孩说话这么直接,真让人有些措手不及的感觉,难到他就是自己将来要服侍的主子吗?

  看着满脸娇羞的女孩,金满好奇的探出手,轻轻的捏了捏单丹的硕大胸脯,皱着眉头道:「你这里这么大,不会感到沉重吗?」

  「呀!」见到金满竟然伸手摸自己的胸脯,一时间,女孩不由的尖叫了起来,不过……当她看到金满那清澈见底的眼神时便停了下来,因为她明白过来金满只是好奇而已。

  可是尽管如此,少女娇羞的部位被一个男孩子当众抚摩,还是很难为情,满面羞红间女孩支吾了一会,回答道:「以前会感觉沉重,也会影响行动,必须穿上特制的胸甲才行,那些胸甲可以很好的托着她们。」

  「哦!」了然的点了点头,金满慢慢缩回手,赞叹的道:「真的很结实,手感不错……」金满一本正经的样子,还装出一小大人样,可说出的话实在太孩子气了。旁边的众人忍俊不禁,就连太奶奶也啼笑皆非。

  「呃……」听到金满的话,单丹不由再次的愣住了,看着他纯真的表情,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要拒绝吗?

  看着面前的金满,女孩内心一阵阵起疑,难道……大户人家里面,就是这样肆无忌惮吗?如果他要继续侵犯自己,那该怎么办呢?要不要拒绝?

  太奶奶打断两人的幼稚交流,笑着对清秀道:「这孩子来的一应事情,你就打理一下吧,这天也晚了,大家没什么事就趁早歇着去吧,贵儿你留下来。」
  众人纷纷告退。

  从翠枫阁出来,清秀揉了揉一直紧收的眉头,今天老太太已经明显表态了,之前自己把握不了老太太心中的尺度把这事儿一拖再拖,而今天老太太的话便是给自己吃个定心丸,要对付金满这样一个小屁孩那还不是瓮中捉鳖,手到擒来。
  金满这个小屁孩很明显对女孩子已经有了好奇心了,只要利用好他的好奇心,这相国府里的美女大把大把,还怕他不上钩?

  她接着想起点玉阁里那双最妩媚的眼睛,这个金家的姑姑,是金府里最妖异的存在,她疼爱金满的程度,更甚于奶奶,将金满交给她会有什么结果,清秀很是期待。

            第一章第五节晨练的丫鬟

  便在清秀思索着怎么样才能说得动那位姑姑肯帮忙的时候,翠风阁中,太奶奶问道:「这孩子,什么来历查过没有。」

  金贵道:「这个女孩也是点玉阁的人推荐给我的,说她想进大户人家为奴,我起初很是起疑,后叫鹰卫去查查她的底,她在淆城出生,父亲开了家武馆,听说在当地很有名气,后来她父亲得罪了当地一家武馆,那家武馆姓洪,是宫里洪太监的亲弟,后来那洪太监使了一些手段,把她父亲抓进狱里害死了,她在淆城呆不下去了,流浪到京都,欲进城教院学艺,又没有推荐人,被点玉阁的阁主看中了,在点玉阁做了一段时间。」

  「点玉阁?从事何职?」

  「入阁初她是做侍酒女,也时不时演下夜场,一般只有穷人家的姑娘才会演,十分辛苦,后来被人追捧,在北门那一带也算小有名气,生活才改善一点,那次我陪刘督军公子去玩,便是叫她来陪酒,我当时觉得她功夫底子极牢,而且元阴丰沛,这样一根好苗子若是在那些不识货人的手里折损了实在可惜,便将她要了过来。」

  奶奶沉默了一段时间,道:「这孩子,难得了,虽然出身不好,但是很有潜力,且再试试她,如果她能对我们金家忠心不二,对满儿尽心侍候,便留下来好好培养。」

  欺负小丫头只是金满的恶趣之一,他最拿手的还是欺负那些丫环,经常讲些鬼故事给她们听,然后吓得那些青春气息十足的女孩子尖叫不停,大家在床上瑟瑟挤成一团。

  虽然金满年纪不小了,但仍不太懂用言语去挑逗她们,但还是会本能地喜欢女孩子们香泽腻脂的拥抱。

  而每当丫环们好奇,三少爷这么小的年纪,怎么可能知道这么多可怕的故事时,金满就会把责任推到马夫高身上。

  所以丫环们现在每每看着马夫高的眼光都有些不善,心里想着相爷太老爷花钱请你来给小少爷驾车,你居然给他讲鬼故事,吓坏了小孩子不说,吓坏了我们这些花朵儿,你就是罪过太大了!

  依照旧例的鬼故事夜话结束之后,两个丫环面带受惊之色,犹有满足之情,侍候小家伙洗了洗,便关门让他睡了。

  这时候是夏末,丫环们自然乏的厉害,斜歪着身子,手中的小罗扇有一下无一下地轻轻摇着。

  回到卧室之中,金满爬上了床,从枕头下面掏出一本书来。那本书的封面微黄,看上去有些年头了。

  他轻轻翻开这本书,翻到某页,那上面画着一个赤裸的男子,在身体上有些红色的线条似隐非隐,不知道是用什么涂料画成的,竟然让观看的人产生了一种视觉上的错觉,似乎这些线条正在依循着某种方向缓缓流动。

  这本书是他很小的时候,点玉阁的那个像姐姐一样的姑姑留给自己的。但是他很怕这个姑姑,因为他总感觉到姑姑身上有一种他说不清道不明的妖异气质,每每看到她时自己的心就会扑通扑通跳得很快,好像里面有什么东西随时会破胸而出,他很不喜欢这种感觉,所以一直躲着姑姑。

  但不知道为什么,姑姑除了每年年关时,会到院里抱着小金满睡睡觉外,任由太奶奶如何挽留,也没有离开过点玉阁。所以即使小金满有些怕她,但是也能看出姑姑对于自己的关怀乃是发自内心,根本作不得假。便是在小金满六岁那年,她将这本书放在了金满的枕头旁边。

  金满一直对这件事情有些疑惑,难道这位姐姐姑姑就不怕自己瞎练?转念一想,便知道了原因,自己是个小孩子,根本不可能认识书上那些字,自然也就不怕练出问题来了。

  金满这样想着,已经有明显气感的真气流开始缓缓循着那些书上描绘的线条,在他的身上流动起来,那种感觉十分舒服,就像某种温暖的水流正在洗刷着他体内的每一寸内脏。

  渐渐地,他很舒服地在床上睡着了。

  清晨,金满从床上醒来,揉了揉有些朦胧的眼睛,爬了起来,蹿进了丫鬟红豆的床里,嗅着裤窝里残留的温柔体香,撅起了嘴,九分满足。

  丫环红豆正拿着把梳子在梳头,发现他起来了,笑着走到自己的床边,将像八爪章鱼一样绞着自已毯子的男孩儿使劲拽了出来,也来不及再梳头发,就随便拢了拢,起身去准备晨洗的用具热水。

  金满慢慢清醒过来,忽然想起一件事儿,问道:「昨天叫来侍候我的那个小姐姐呢,怎么没见她。」

  红豆端着盆子进来了,噘着嘴道:「那个丫头说什么她早上要晨练,这回儿都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哪有这样侍候人的丫鬟?」

  「晨练?」金满惊奇地问,丫鬟晨练这还真是从没见过的稀罕事儿,金满将脸胡乱在红豆手上的毛巾里一蹭,就算是洗过了,飞快地跳起来,说了一句:「我出去找她去。」便往外跑。

  红豆熟练地揪住他的衣领,又把他拉了回来,将毛巾一把盖在他的胖脸上,就在他的唔唔声中,来来回回仔仔细细地拭擦了几遍,肯定已经洗干净了,这才放开手。

  看着那短短小小的背影,红豆不知怎的,又发起愁来。

  自从前些年确认了金满才是下代的家主之后,她这个随床丫鬟的地位也跟着水涨船高,家里的下人们对她是恭谨有加,便是府里的长辈对她也是和颜悦色。
  可是上个月太奶奶来过一次后,生活有了一点点小变化,院外的那些下人们看着自己的眼神似笑非笑,那些丫鬟们更是带着一种鄙夷的眼神在偷偷看她。这让她心里面难受起来。

  还差三个月少爷就满了十五了,可是怎么看都像一个小孩子,那短胖的手臂短胖的腿,矮胖矮胖的身材加上那奶声未去的童音,怎么也令人不敢相信他就快十五了。

  「这,难道是我的错吗?」红豆无语自问。

  因为她的无能,所以昨天太奶奶便又给金书找了个随床丫鬟,听说那丫头和自己是同一年出生的,但和自己青涩的身体比起来,那修长的身材带着一股逼人的青春气息,令人自惭形秽,令自己这个从就在院里长大,没晒过多少太阳的红豆更是自卑到了极点。